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廷居家具 » 正文

流星是我想你的泪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2 19:24:24  
14年前的一个星期六

  那是我第1次见到依然,妈妈对抱在怀里的我说:“乖儿子,这是妹妹,以后要好好照顾她啊。”我看着那一张奶油白的油嘟嘟的脸,还是要的傻兮兮的表情就觉得不顺眼,上前一把就扯住她的羊角辨。妈妈和张阿姨都吓了一跳,依然“哇”的一声大哭起来。我甚是得意,没想到妈妈大发脾气,打的我屁股开花。那是妈妈第一次打我。

  从那时候起,我立志要把依然当作这辈子的欺负对象,与此同时,依然也把我当成头上长角的恶魔。

  13年前的一个星期日

  噩耗传来,妈最要好同学的丈夫,也就是依然的爸爸—张叔叔在一场军事演习中意外牺牲,还不懂事的依然,虽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但也跟着张阿姨一天一天的哭,泪流成河。自认为比依然大三个月的我已过分早熟,明白死的含义,于是穿梭于大人们中间看他们忙这忙那的。偶尔也安慰一下泣不成声的依然,方式是在她的洋娃娃头上放一只毛毛虫,让她的叫声比哭声还大,以表我的关心,结果被妈妈抓到。

  所幸的是这次妈妈太忙,没来得及打我。不幸的是妈妈让我带着那个爱哭的小鬼出去玩,免得她碍事。

  甩一下袖子,用我的衣服使劲的抹去依然脸上的眼泪和鼻涕,我把她带去玩秋千,一直到天空有个星星。突然,依然冲者一颗急速划下天际的流星问我:“那是爸爸吗?”我凶她:“胡说什么啊!”

  后来我们回家,依然几次在路上睡着了,幸好我还记得回家的路。那晚妈妈吓的不行,以为我们丢了,看到我的依然,她扑来抱住我们哭了。

  怎么都哭了,就我不哭。

  张叔叔去世后,张阿姨带着依然搬到了我家的隔壁,爸说为了方便照顾她们母女,还要我对依然就像亲妹妹,要好好保护她。

  我们一起上小学,学校的男孩子都知道我有一个小跟屁虫。他们笑话我,我就欺负她,可她不像小时候那么爱哭了,还会找一帮唧唧喳喳的小女生来围攻我,一点都不好玩。哼,看我回家收拾你。

  回家?哎,回家就更没戏了。爸妈对依然比对我这个亲儿子还亲,什么好吃的都给她。爸上次出差回来,给她买了条新裙子,可是我想买一双新球鞋要了一个月都没给买。不过,那条新裙子染上墨汁就不好看了。别误会,不是我弄的,是小胖不小心洒上去的,我只不过在后面推了小胖一下而已。

  5年前的一个星期二

  今天班长竞选,依然以2票优势中选,看着她代表新干部发言,那张奶油白的脸上一张小嘴张张合合的,我就气的胃抽筋。我在心里想开了:一会把她的自行车气放了,让她走着回家!不行,如果要不一起回家爸一定会骂我没照顾她,如果一起回家,那不是要让我骑车带她?更没劲,到头来累的还是我。

  下课了,我终于忍不住拔了她的气门心,就算看着她沮丧的表情也好啊!放学了,我们还没走到车棚,就被一个男生拦住,当然拦着的目标是她不是我。

  “你今天当选班长了,恭喜,恭喜!”邻班的男生满脸献媚。

  “依然,还走不走”我不耐烦的喊,故意找来气我的是不?

  “依然,其实我一直想对你说,我喜欢你,真的,你就是我心中的唯一!”邻班的男生不依不饶。

  “还有完没完?什么心里的唯一,恶心,听了就想吐!”我忍不住冲上前去指着他骂。

  “你是她什么人?她的事不用你管”那男生居然想把我拨开。

  敢惹我?打掉你门牙在说。我一拳挥出去:“我是她哥!”

  一片混乱之后,我骑车带着依然回家。依然坐在后坐,双手环在了我的腰上:“我才不是你妹呢!”我粗鲁地一把掰开她的手,不认我这个哥还抱我干嘛?

  依然索性跳下来,气鼓鼓地自己往前走。不坐就不坐,我还乐得轻松呢!我骑着车慢慢跟在她后面。

  4年前的一个星期三

  今天是我的生日。一出门依然就塞给我一个装满幸运星的瓶子。我看了一眼,说:“折的真难看!”依然脸色一变,又想把罐子抢回去。我忙抱紧:“难看也要。”依然的脸上这才有了笑意。敢不要么?她要是向我妈告状,妈非训我不可。

  放学后,来到车棚,不知道哪个兔崽子居然赶在我的生日拨我的气门心。我饿狠狠的叉着腰东张西望。“骑我的车,你带我吧。”依然把她的车拉到我面前

  路上我一声不吭,依然却说:“听说今晚有流星雨,你带我去看吧?”

  我说:“你神经病啊,回去晚了爸妈一定会骂我的。”依然却坚持,还泪眼汪汪的看着我。又哭,她一哭我就乱了分寸。哎,从小就这么凡人!去就去呗。可流星雨却迟迟不来,我在一旁叽叽歪歪的埋怨。

  漆黑的天空终于坠落一颗流星时,依然流着眼泪问我:“那是爸吗?”我第一次被依然打败了,因为她哭的梨花带雨,奶油白的小嘴楚楚可怜的样子,第1次让我的心为之一颤,让我感觉她真的需要一个人守护。

  回去时,依然又环着我的腰,这一次我没有像以往那样粗鲁的掰开她的手。“抱紧了!”我的脚加快速度往前踩。依然在后面兴奋的尖叫,两手抱的紧紧的。

  其实这种感觉也蛮幸福的嘛!

  2年前的一个星期四

  我正在篮球长上打篮球,对友骂了我好几次:“你小子今天怎么了?打的什么球啊?”我把球一摔干脆不打了。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我的心老是慌慌的,觉得会有什么事发生。

  忽然,依然的好友哭着跑过来:“依然被车撞了!‘我没命的奔去,只见依然躺在血波里。我一把抱住她奔向医院。这时我发现她张大了,身体长长的,软软的。她的头靠在我的胳膊里,有写沉,可我还是跑的飞快。

  躺在病床上的依然,苍白的脸,大大的眼睛紧紧闭着。医生说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。

  后来我每天去医院,希望依然在我来的时候睁开眼睛。我找来F4的《流星雨》在病房里放的很大声:“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这地球上,让你的泪落在我肩膀……”

  1年零10个月以前

  依然终于醒了,而且特别精神。她的第1句话就是:“我要看流星雨。”我屁颠屁颠去各个天文网站搜集关于流星雨的资料。

  看着看着,依然说:“知道我为什么想看流星吗?”我遥遥头。

  “因为曾经有两个人陪我去看过,一个是我爸,一个是你,虽然那时你很不耐烦,但还是等了。我爸离我而去,而我将离你而去……”

  “别瞎说,你这不好了吗。”我突然觉得很害怕。

  “流星的美在于它小时的早,留下想留下的痕迹。”依然不理会我的话,继续说,人却开始变的模糊起来。

  我把F4的《流星雨》放的很大声,然后把依然搂在怀里,跟着F4一起唱:“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这地球上,让你的泪落在我肩膀……”

  那不知是星期几的一天,依然在凌晨漂走了,医生说这是回光返照,她又等了一夜,可以没有等到流星雨。在她合眼的那一瞬间,我吻了她的额,她笑着闭上眼睛,我的泪滴在她的唇角。

  张阿姨又哭了,妈也哭了,爸面朝着墙。我说过不哭。

  新闻报导说今天有流星雨,我一个人坐在阳台上等着。耳边是依然的声音:“以后别跟人打架,也别放我自行车的气,打累了又要骑车带我,多不划算。不过你知道嘛?上次你的车的气是我放的,因为我想让你带我去看流星雨……”我通听见她的笑声…………

  我终于哭了。当空中划过第1道流星时,我问:“依然,那是你吗?”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